“误”入律道“江湖”,苦乐皆是风景 ──一名老律师的人生江湖

2018-08-09

入律道江湖,苦乐皆是风景

   ──一名老律师的人生江湖

时光飞逝,一眨眼,行走律道江湖,已三十四个春秋。值纪念中国律师制度恢复四十周年之际,应省律协之约,草就本文,意从一个视角,以中国律师业发展见证人之一,抒发一点感悟。

一、梦想屡立屡破、屡破屡立

1954年金秋,长江特大洪灾之后,我不适时地来到这个世界。父亲虽只有简师学历,当时也算是小知识分子,但系贫农成分,故而居村小校长。        

贫寒的家境,自幼锻就父亲勤劳、刻苦、坚韧等优秀特质,故而工作刻苦认真。得益于其谨小慎微之个性,使他有幸躲过反右的风暴。但也不长进,辗转数个村小,至我成年之时,其也仅至乡小校长。但父亲极其重视子女的教育,即便在以糠菜、粗粮充饥的艰苦时代,仍坚持以微博工资供养五个子女读书。        

感恩父母,赐给一个不算太笨的脑袋,小学五年,成绩良好,履任班学习委员之。少年时期,酷爱小说,最为崇拜的人是老舍、矛盾等大作家,自幼立志要上大学,最大梦想是当个作家。虽从外国小说中看到有法官、有律师,但却不明白中国为什么没看到律师。        

谁曾想,19668月,炮打司令部一声炮响,炸塌了全国的书桌。刚读完小学五年级的我,实质已被辍学。但见学哥学姐们戴着红袖章,满世界地闹革命某虎某龙战斗队四处横行,批这个、斗那个,甚至打着红旗,列队步行去北京。最令我痛苦的是,几乎所有小说都被批为毒草,酷爱读书的我,到处都找不到爱读的书了。       

一日隅经县十字街中心,只见小山一般的书堆,正被点火焚烧。我甚感可惜,无知的我,冲进火堆,抢抓几本,撒腿就跑。奇怪的是,戴红袖章的学哥学姐们也未追赶。可能他们以为只是一个小屁孩顽皮。后悉,是某战斗队要把县图书馆的毒草全部铲除。        

我的小学拖了七年,19687月,我领到一张十分简陋的小学毕业证书,揣在怀中之时,也还颇有点成就感,甚至幻想,哪天能揣上大学毕业证书。        

复课闹革命的口号下,19689月,我家出生相隔均不足两年的兄妹三人,一道免考升入初中。哥哥小学八年,我七年,妹妹六年,从而出现中国教育史上最为奇特的一幕,三届小学毕业生,一道上初中。        

自然升入初中后,拉锯般地复课闹革命停课闹革命,三年中,也未安生上过多少天课。好在家庭贫寒,益于父母教诲,小孩子莫论国是、莫干坏事,三年中也从未批准斗谁,以致今生连红卫兵荣誉称号都未能获。大多数时间都在种地、砍柴、做小工、挖草药补贴生活,也未枉人生三年。         

19707月,兄妹三人一道初中毕业,国家出台四个面向的分配政策。城市户口凡年满十六周岁的,一律不准升高中,只能选择进工厂、去兵团、下农村。但进工厂、去兵团的指标都极少,唯有下农村人数不限。虽我们全家几乎每天都处于饥寒的恐慌中,但高度重视教育的父亲,仍毅然决定,让我刚满17周岁的哥哥下放农村,坚持供养不足16周岁、15周岁的我和妹妹上高中读书。        

感恩邓公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感恩那个时代老师的良知,两年半的高中,我还算是学了点基础知识。时闻国家有意恢复高考的小道消息,又一次次激起我上大学的梦想。        

19731月,高中毕业,国家酝酿恢复高考,但最终出台的政策是从工农兵中推荐参考,我的高考梦又被破灭。随即,按政策,只能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当年高考之日,我偷偷溜到考点,看着考生进入考场,心中好生羡慕,立志要在农村好好表现,争取两年后能被推荐参考。        

谁曾想,竟有人借张铁生发牢骚的一张白卷为炸弹,再次炸碎了一个泱泱大国的高考制度,当然也炸碎了我的大学梦。        

农村五年,我可谓百分百地努力吃苦、积极表现,但推荐上大学却均与我无缘。连已被推荐的招工,在政审时也以我舅舅是右派、外公是资本家成分而被淘汰。那天,我郁闷地生平第一次醉酒,且心中屡屡无声呐喊:问苍茫大地,人生出路在何方?      

  不堪回首的那些年,上大学的梦想立了被破,破了又立,屡立屡破,屡破屡立!        

更悲哀的是无书可读,好在鲁迅的作品没有被禁,期间阅读了鲁先生的大部分作品,也感恩这位讽刺大师教会我Q”的思维方式,常以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自嘲麻痹自己,倒也化解了不少烦恼。期间也曾尝试过诗歌、散文、短篇小说的创作,皆因水平有限,心有牢骚而不入主流,自然毫无建树,唯一收获只是排解了心中些许忧闷。

二、一朝有幸,梦想成真

再次感恩邓公。197710月,国家公布恢复高考的决定,对我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利好消息,大学梦再次被激活。因惧文科危险论的风险,加之家境贫寒,决定报考国家资助的师范理科,并得以不求人地走进高考考场。        

也许是天之惠顾,一朝有幸,梦想成真。1978115日,时年232个月另19天的我接到了安师大淮北分校物理系的录取通知书。这一天,无疑是我这一年中最感阳光快乐的一日,也是我家庭、家族中最感荣曜的一天。随后几日,亲戚、朋友纷纷上门道喜。戴了二十年右派帽子的舅舅,颤抖着双手,递给我一张十元纸币,感谢我为他争了光。不善言表示爱,只知以行施恩的慈父,那双充满欣喜和父爱的眼眸,令我刻骨铭心,永生不会忘却。        

大学四年,奈师资水平不如人意,好在师范类课程理论多为肤浅,应对考试,并无压力。期间,小说瘾又犯,校图书馆中100多部中外名著,被我借阅浏览。除阅读时的快感外,更给了我日后工作学习软实力的积淀。       

在隅读莎翁《亨利六世》剧本中杀死所有律师的台词时,虽无什么深刻感受,但却把律师与坏人划上了等号。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律师多被划为右派,且被国家取缔。

三、于打压,与结缘

在那个人生并无自主选择空间的时代,19821月,我怀揣毕业证书、理学士学位证书、分配通知,回到家乡教师进修学校任教,并任班主任。面对100名从民办教师中择优、转正进修的学生,其中不乏年长于我者。这批从田埂上择优转正的民办教师,深知机会来之不易,我的严格要求,深得他们理解,至今还被他们多人尊重。        

然第二届前来进修的100名学生,都是应顶职政策任教的,其中不乏基础知识很差,且无心读书者。作为班主任,我制定了更为严格的学习纪律。为杜绝考试抄袭,我所任课出的是AB卷,并宣布任何人考试作弊,一律作零分处理,并校内张榜通报。         

一日,某领导之子作弊,被我当即逐出考场,记零分,并校内张榜通报,择日补考,然该领导则视我有意触其尊严而忌恨在心。19838月,我被以优秀人才名义,发配到乡下担任严打刑事犯罪工作队队员。虽不甘离开挚爱的讲台,且时值孩子不满周岁,但组织决定,也无可抗拒。        

幸得这位领导心胸狭窄的权力打压,我自此与法结缘。坦诚地说,在此之前,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我,却对法律毫无研究。这可能是现年青人都无法想象的荒唐。现才明白,国家近三十年频繁的阶级斗争,正是缺少了法律准绳的约束。        

四个月的工作就是搜集几个乡违法犯罪人的信息,调查取证。我所在的工作队中,我最年青、学历最高,文字工作自然归我。也许是工作出色,19841月,又被借调到县法院,担任书记员三个月,即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担当起刑事审判法官的职责。好在年青,学习能力尚强,经突击恶补刑法、刑诉法,在半年时间里,也审结了十多个案件,判了三十多个被告人的刑。        

半年法官工作,使我认识了律师是干什么的,以一个法官的视角,也着实让我相对准确地定位了律师在法庭上的发言,必须以说服法官为最佳效果的原则。同时也理解了为什么社会上有那么些人说律师是坏人,因为他们总是在为坏人说好话。        

就我这么一个非法律专业的门外汉,却赢得院领导高度欣赏,征得我同意后,主动帮我做好了调入法院工作的手续。因改革开放后,各部门都到教育界选调人才,造成教师队伍严重流失。此时,正值国家强调教师归队,于是县教育局坚决不放。19849月,我又被召回,被委以一中学教导处副主任之职。        

期间,县司法局也相中了我,希望我到县法律顾问处任律师。得悉法院都调不动,只好作罢,但却发给了我一本兼职律师工作者的证件。自此,涉足律道        

该中学地处县城中心,教师多与官员有亲,但教学质量却极差,被社会列为三流三等学校。也许是仗着年青气盛,第一次教师会上,我就不知天高地厚地放言,要以3—6年时间,把学校打造为全县一流中学。        

这样想,也就是这么干了。仗着点小权,陆续推出包括不打招呼的听课、抽查作业、检查备课笔记、鼓励自学、择优评比,当然也有物资奖励等十多项教改措施。        

经三年的艰苦教改,学校声誉大幅提升,成为县城仅次于省级名校的位次。也许是工作确有一点成绩,组织上三年提拔三次,令我以副校长身份主政该校。

四、改革受挫,入律道

1988年,国家首次推行专业技术人员的职称改革工作。也许是我年轻气盛,意借此定编定员、解决严重超编政策的东风,又干了一件不合时宜的事。以民主测评方式,起了学校四分之一的教师。        

停职的教师们,虽然工资照发,但他们闲处在家,脸面难堪。于是,他们终日奔走各部门上访,人民来信也四处纷飞。事后了解,这些教师的亲属,无一是草根,科、处、厅级皆有。更有多人多次叫骂到校长室,甚至堵在我家门口。一怒之下,我将其中一对叫骂最恶的夫妇告上法庭,以其以侮辱、诽谤方式损害我的人身权为由,请求法院判令其赔礼道歉,并承担精神损失费10元。官司是打赢了,但工作处境并无实质性改观。鉴于制度问题,教委虽也无可奈何,但也未否定我的改革方案。好在他们都是铁饭碗,一段时间后,也都有了更适合的岗位。        

多年来,我也曾多次反思当年的鲁莽行为,的确伤害了那些被停职的教师。他们可能并无什么错,而错的应当是制度。为此,是否该向他们道歉,真的很纠结。        

面对改革受挫,一时也是心灰意冷。一气之下,19893月,向教委呈交了辞职及请调报告,要求调入县国办律所工作,去当一名为坏人讲好话,为好人做好事的坏人。我们认为,这个工作最适合我直爽性格且厌倦无聊约束的个性。然教委断然表示不批。于是,我斗胆将校管理工作托付给一副校长,去另一学校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一学期后,教委还是不批,两级教委主任约谈,并许以多个可任之职,但我都未妥协,且放弃学校工资,擅自到律所当了一名兼职律师。也幸当时没有现《公务员法》类的法律,我的任性行为也未被处分。        

如此任性一年,教委见我去意已决,于19901月签发了调令,此时,我得以全身涉入律道。        

任兼职律师的5年中,办结了数十起刑、民案件,顺带参加了1986年全国首次律师资格统考。也许是今生与律道有缘,上苍庇佑,当时还从未系统学习法律知识的我,竟然仅以读懂并理解当时主要法律法条的方式,在律考中,取得4份考卷310.5分的良好成绩,继而取得律师资格。同期,也通过了三年法律专业专科自学考试,取得了法学专科毕业证。

五、律道行走,苦乐皆成趣

成为一名专职律师后,我立志要当一名好律师。八年后,又辞掉公职,撺掇几个人,弄了个合伙所,并任主任至今。律道行走,虽是风云变幻、酸甜苦辣、沟沟坎坎,甚至险象环生。我的不变对策就是严守律道,把牢良知底线。三十多年,从未闯祸,且成果尚可,甚至拾得地方理辩律师刑辩高手改制专家等褒奖名头,也从未被投诉。总的感受是律道行走三十秋,苦乐皆成趣        

仗于理科严谨逻辑思维的优势,入律道后,虽不敢讲是风生水起,至少自感得心应手,但也时有困惑。        

曾记刚入律道之时,一对落实政策的古稀老人状告一对年青夫妇,案由是排除妨害。因被告在其落实政策返还的住房门口搭建有一烧煤炉的小披屋,煤气熏得他们无法开门。该被告委托我代理,经我现场察看,老夫妻床铺距煤炉不足两米,现场令我心酸。当即直言要求该被告主动拆除。这对夫妇十分恼火,指责我不为他们讲话,随后即要求解除委托,我欣然同意。该案判决,当无悬念,但据后了解,这对夫妇因抗拒法院强制执行而被拘留。此案令我深思:至今,律师的天职中是否也包含为这恶人讲好话的义务?        

随着律道资历积累,承办案件多为复杂疑难之案。曾记九十年代初,一伙车匪路霸横行赣、闽、鲁、鄂、沪等省长途汽车,利用套红蓝铅笔的游戏,大肆诈骗,诈骗不成,即暴力抢劫,作案300余起,受害人千余,惊动公安部。仅江苏、安徽警方就抓获140余人,法制日报以五十万公里大追捕为题作了两整版篇幅的报道,并定性为特大车匪路霸诈骗抢劫集团犯罪。我接受委托为其中第二被告倪某辩护。经分析被指控的56起犯罪中,多为临时纠合性共同犯罪,并无明确固定的首要分子。因此,我运用数据分析方式,自定为数据论证法并说服了法庭,否定了集团犯罪的指控。但一审判决8名被告死刑,倪某也在其中。上诉后,我推定他们一定还有余罪,于是我动员倪某检举立功,以争取二审从轻。倪某接受建议,检举了多起犯罪,经协调警方补充侦查,又抓获数名犯罪嫌疑人。二审法院据此认定倪某立功,改判死缓。        

二审结案后,我将该案总结成文,刊载于《精彩辩词》一书。依倪某罪行,当时处死也并无不妥。经律师在辩护中动员其检举立功,而改判死缓,社会可能有不同评价,但这也正是律师社会价值功能的体现。        

在为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播出的数十人的团伙假冒军人招摇撞骗案安徽法制报披露的江南制毒第一案南方周末两版刊载的危险的游戏中某副区长杀死情人案以及数十起官员的职务犯罪案、数十起重大故意杀人、抢劫案的被告人辩护中,我始终坚持律师法治思维的理性、以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为原则,恪守律师职业良知,从而被地方司法界誉为理辩律师。因二十余起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安徽律师》杂志曾作专访报道。在《中国律师》杂志采访时,我坦言:在刑事诉讼中,控方与辩方不存在胜败诉的伪命题,只要被告人得到的是罪罚相当的处罚,就是双赢。任何一起错误的刑事判决,对控辩双方都是双输。双方虽职能不同,但目标都是一致的,即体现法律的社会公平正义。        

在民事纠纷案的代理中,我恪守的原则是息讼安民。几十年的执业生涯中,从未无原则地怂恿过任何一个当事人打官司。水不认理不认亲是我的律道准则。因此,虽然我浪费了很多时间,也少挣了钱,但我自感心安,自认为社会的和谐做了一点贡献。        

在担任两级政府法律顾问的二十多年里,为两级政府成功化解了数十起群体纠纷。特别是在为市、区两级政府公有制企业破产、改制、重组提供法律服务的工作中,平衡利益;淡化矛盾;无情改制、有情操作;扶危救困等实务技巧的运用,既维护了群众职工的合法权益,也维护了政府的威信,十多年期间与数千个体直接对话,除与极少数有极端思维的人有过辩论外,不仅未遭辱骂,反而拾得良知律师的名头。官方也以我为地方企业改制所做工作,是一名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律师的评价,而授予市、省两级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荣誉称号,且为地方中介机构人员唯一获此殊荣的非企业家。        

世界上没有哪一位律师不遇到败诉的苦恼甚至愤怒,也没有哪一个律师没有享受到胜诉的乐趣。但只要坚守了职业的良知,就能体会到律道苦乐皆成趣的感受。

六、律道江湖,一路皆风景

为弥补专业理论水平的不足,读书自然是唯一选择。繁忙工作之余,又经自考,不惑之年后,又取得法学本科第二学历、法学士第二学位。        

天道酬勤,对多数人是获取成就的唯一路径。对于智商不差、情商低下、终身信奉自我奋斗的我,体会深刻。        

对勤劳者,社会一定是认可的。在专业技术职称上,至人生天命之后,得益于外语考试的政策豁免及其他综合实力,倒也顺利晋升一级。虽有同仁对此不屑,但我仍认为是社会对律师成就的一份认可。        

在协会工作方面,由市、省专委会委员,到多届主任。由两级律协理事到常务理事、市律协副会长,直至近年,才逐步淡出。虽不算什么,但自感为行业自律,做了一点工作。        

在社会兼职方面,多时,头衔十余。市、区两级政府法律顾问,一做就是二十多年,现仍未被解聘,还被市委及邻县政府聘任为法律顾问。在市人大常委会,也由二十年前的法律咨询员升任所谓立法咨询专家。还有每年少则数场,多则十余场的各类法治讲座。一年中有近三分之一时间干不挣钱的事。有人笑问,你已执业多年,何苦还要如此辛苦。甚至有人嘲讽,挣那么多钱干什么。对此,只能呵呵一笑。他们可能不知,有多少辛苦都是无偿的,但所获却是自感尚有一点社会存在价值的心理感受。颇为理想化的是,还想借为公权力机关解决一些麻烦的业绩,换取权力者对律师看法的改变。        

律道江湖,奥秘无限,行走律道,时遇困惑,但在困惑中思考,也是一大乐趣。        

也许是自幼的作家梦未能实现,执业中一遇困惑,就自然开启思考、写作的冲动。司法制度的改革、所有制问题的困惑、立法的不如人意、执法的偏颇等,都能激发我写点什么的灵感。于是有了《谁来保护小集体职工权益》、《公有资产的两权分离与刑法的适用》、《中国物权法的立法障碍──所有制问题之我见》、《集体所有制当予取消》、《问题源于体制》、《构建法治和谐的土地物权制度》、《国家政治制度与律师社会定位及作用》、《法律视角下的钉子户》、《恶意诉讼行为性质及法律责任的界定》、《公序良俗的道德自律与法律的强力自治》、《辞职法官当律师对司法业态的影响》等近百篇的法学专业杂文。近百次的各级论坛交流研讨,一坚持就是二十多年。省及国家级刊物上也刊载了几十篇文章,包括一些核心期刊。虽可能不算什么学术建树,但也不乏独到见解。各级论坛获奖证书也拿了几十本,虽可能也无什么价值,但却让我明白了更多的法治事理,激活了大脑的思维,以致有省律协领导,把我戏称为安徽律师的常青树        

在荣誉方面,领衔的律所,曾蝉联省级优秀律所、省律所综合实力评比前五十强及其他十多项荣誉称号;个人也幸获市、省优秀、十佳律师;市、省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称号等荣誉。虽有些许汗颜之感,但也感恩今生没有白活。曾记得,获省十佳律师消息在当地论坛上传播时,有网友赞:程校长离开教育口,我们少了一位优秀校长,出了一名十佳律师。另一网友却说:未必,若他还在教育口上,并不一定能获优秀校长荣誉,体制可能不允评。对此评论,我十分赞同。        

律道江湖万余日,时有艰辛、疲惫之感,也有郁闷、不解之时,甚至风险之忧,但一路风景却是绚丽多彩。虽因人生偶遇事件而入律道,但却感恩律道给了我体现人生价值的快乐,也许我确已到把律师职业升格到律师事业的高度。        

但凡与我年岁相当的同仁,可能都有各自入律道且更为精彩的故事和人生感慨。值纪念中国律师制度恢复四十周年之际,仅以本文,以说一个数千字历史小故事的方式,希望年青的同仁们能认识到:律道江湖,虽有评不尽的五味杂陈,但更有风景无限的人生精彩。        

法治尚未成功,同仁当须努力! 

安徽师阳安顺律师事务所

律师:程学平

手机:13905630595

草于20188